1. 设为首页  |  
  2. 加入收藏  |  
  3. 联系我们:010-64018727
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形势报告厅
稳中求进势头好——2017年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及下半年展望
发表时间:2017-08-08    来源:《时事报告》网站编辑:单良晨字体[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我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稳中向好态势趋于明显,呈现增长平稳、就业向好、物价稳定、收入增加、结构优化的良好格局,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增强。下半年我们要把握好政策的方向、力度和节奏,巩固经济稳中向好发展势头。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形势分析小组

  2017年上半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各地区各部门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有效推进各项工作。我国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稳中向好态势趋于明显,呈现增长平稳、就业向好、物价稳定、收入增加、结构优化的良好格局,经济发展的稳定性、协调性和可持续性增强。当前经济回稳特征愈加明显,但结构性矛盾仍在,市场机制自我调节和修复的内生动力仍较脆弱,经济回升的阻力依然较大。下半年我们要把握好政策的方向、力度和节奏,巩固经济稳中向好发展势头。

  今年我国经济在新常态中砥砺前行,微观活力与宏观动力改善并进,市场供求关系与企业效益改善并进,市场预期与多数行业景气度改善并进,经济发展与民生改善并进。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381490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9%。

  综合来看,上半年经济运行呈现四个新特征。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使市场供求关系优化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和降成本等主要任务扎实推进,积极效果日益显现,市场供求结构改善,企业经济效益显著提高。截至6月末,全国钢铁去产能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煤炭去产能完成年度目标任务量的74%,商品房待售面积同比下降9.6%,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同比下降0.8个百分点。工业品价格实现趋势性转正,走出结构性通缩阴影。工业品价格恢复性上涨,走出持续多年的结构性通缩阴影。上半年,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上涨6.6%,涨幅比一季度回落0.8个百分点。钢铁、有色金属、化工、石油、煤炭等重要生产资料价格均保持在箱体区间内小幅震荡。企业生产经营和盈利状况大幅改善。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6337.5亿元,同比增长22%,比上年同期加快15.8个百分点。

  (二)市场预期转好助推产业经济发展动能趋优

  先行指数持续向好,市场预期更为乐观,产业经济在企稳回升中结构更趋优化。截至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11个月位于50%的荣枯线之上,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连续9个月稳定在54%以上的扩张区间,服务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持续在60%左右的高景气区间运行,明显高于去年同期水平。

  工业生产趋于活跃,新兴产业表现强劲。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9%,增速比一季度加快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加快0.9个百分点,为2015年以来较高水平。高技术产业同比增长13.1%,装备制造业增长11.5%,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长10.8%。工业机器人、工程机械等行业极为抢眼,增幅高达50%以上。

  服务经济持续旺盛,新业态蓬勃发展。上半年,服务业增加值占全国GDP比重为54.1%,比上年同期高出0.1个百分点,比第二产业高出14.0个百分点。服务业增长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9.1%,比第二产业高出21.3个百分点,继续发挥经济增长的主引擎作用。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支撑更加有力,医疗、健康、养老等幸福产业快速发展,快递送餐、共享单车等“互联网+”新服务亮点纷呈。

  (三)支持政策持续发力引致终端需求趋于扩张

  我国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力度持续加码,“放管服”等改革不断深化,促使微观主体活力增强、信心提升,企业投资能力、出口动力和居民消费意愿普遍提高。

  首先,扩大有效投资政策推动逐步恢复增长。上半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8.6%,较上年全年加快0.5个百分点。加大补短板力度带动基础设施投资强劲增长。其中,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公共设施管理业、道路运输业和水利管理业投资增长较快。转型升级提振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意愿提高。促进民间投资发展政策使得民间投资信心增强,民间投资增长提速。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7.2%,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60.7%。这表明投资者对市场的预期看好和投资信心的明显增强,改变了曾经主要由政府投资“铁公基”的投资格局。

  其次,引导消费升级带动消费规模稳定扩大。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72369亿元,同比增长10.4%,增速比第一季度加快0.4个百分点。全国网上零售额达到31073亿元,同比增长33.4%。基本生活品类消费增长稳中有升,个性化以及比较注重个人体验的产品的消费需求增长迅猛。居民在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改善型、服务性消费方面的人均支出增长较快,分别为9.6%、10.0%和11.9%。上半年,国内消费增长对拉动GDP作出了63.4%的贡献率,国内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这是多年来一再呼吁和热切期盼的崭新格局。

  最后,外需在世界经济复苏趋势增强状态下加速回升。世界经济形势较上年有所好转,贸易条件趋于改善,加之我国鼓励优势产品出口政策的影响,出口在经历几年的调整后出现明显回升。上半年,进出口总额131412亿元,同比增长19.6%,创下了自2011年以来外贸同比增长的最高幅度。我国对美国、欧盟、日本等传统贸易伙伴出口呈现恢复性增长,对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出口提速。

  (四)价格、就业和收入基本稳定促进民生提质

  通胀水平温和,就业总体稳定,居民收入稳步增加,社会保障水平进一步提高,民生在改善中稳步提质,保持社会稳定的积极性因素增多。

  一是物价温和上涨。上半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4%。CPI构成中除食品价格受气候因素影响下降外,其他七大类商品和服务价格均保持温和可控区间。

  二是就业形势趋好。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35万人,同比多增了18万人,完成了年度目标的66.8%。6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已经连续两个月保持在5%以下。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四个月低于5%,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同比增加了364万人,增长2.1%。

  三是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保持同步,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继续缩小。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932元,同比名义增长8.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3%,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0.8个百分点,比同期的经济增速快出了0.4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79,比上年同期缩小0.01。

  四是社保待遇稳步调升。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实现“十三连涨”,较上年增长5.5%。居民医保各级财政人均补助标准从420元提高到450元。

  当前,外部环境总体趋优,短周期性调整基本到位。从产业支撑、发展动力、发展信心、发展环境来看,我国经济完全有条件实现全年6.5%左右的增长目标,但国内结构性调整压力依然较大,成为下半年经济增长的主要掣肘性因素。预计全年GDP增长6.8%左右。

  从供给面看,工业经济边际动能减弱,服务业稳定增长。工业补库存周期接近尾声,产品存货增速开始回调,预示生产有走弱的迹象。目前终端需求仍不旺盛,部分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依然严重,主要原材料、燃料价格保持在区间内小幅波动,继续上涨空间有限,价格效应推动工业扩张力度趋弱。部分行业开始出现订单减少、生产减速情况,加之受去年下半年高基数影响,机械、电子信息等在工业经济中占比较高的行业增速回调可能是大概率事件。新兴服务持续旺盛,服务业增长总体稳定,但金融严监管、房地产严调控滞后影响陆续显现,比重较高的金融和房地产市场趋于降温,将影响服务业扩张空间。

  从需求面看,投资存在下行压力,出口保持快速增长。一方面,投资面临后劲乏力。随着发债成本上升,地方政府主动放缓债务发行,这将影响地方政府的投资能力,基建投资面临减速。随着调控政策调控效应的不断显现,银行收紧对房地产开发企业的贷款,资金偏紧将使房地产投资增速下滑。到位资金仍较低迷,特别是资金主要来源的自筹资金仍在持续负增长,将直接影响后续项目开工和建设,制造业和民间投资难以实现快速扩张。另一方面,全球经济形势趋于好转有利于出口回暖。全球经济呈现加速复苏态势,近期IMF、世行和OECD均上调了2017年的世界经济增长预期。发达经济体将保持温和回升。6月份,美国和欧元区制造业PMI连续10个月均高于荣枯线,消费信心指数保持高位,失业率下行,这意味着经济预期进一步好转,生产扩张、消费增加和劳动力市场复苏将得以持续。日本的通缩状态有所改善,经济进一步温和复苏是大概率事件。新兴经济体受发达经济体正向溢出效应等影响,制造业开始回暖,生产端有望扩张,企稳回升将成为主基调。

  从价格面看,物价继续保持温和可控。消费领域,夏粮再获丰收,南方洪灾影响相对有限,农产品价格将保持基本稳定,其他领域新涨价因素也不多,主要是基数效应引起下半年CPI涨幅略有上升。生产领域,目前“三黑一色”等国际重要大宗商品价格炒作效应相继退潮,终端需求相对稳定,价格可望保持在区间内波动,PPI年内拐点已现,下半年将呈现总体回落趋势。

  从中长期看,我国经济发展处于长周期的中高速增长阶段,正从上中等收入阶段向高收入阶段迈进,经济发展具有扎实的基础、巨大的潜力和广阔的回旋空间。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存在多种支撑力。

  (一)微观主体有望焕发新活力

  “放管服”改革持续推进,市场准入环境不断优化,新型政商关系正在形成,有力促进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市场主体数量持续快速增长。去年全国新增市场主体1651万户,增长11%;新登记企业550万户,日均新登记企业达1.5万户。今年上半年,全国新登记市场主体887万户,新登记企业291.1万户,平均每天新设1.6万户。目前,我国市场主体数量位居全球之首,创业人数已经超过德国人口总数,市场主体数量也超过了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市场主体总数。微观主体焕发活力,支撑创新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去年,国内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突破100万件,采用自主研发芯片的超级计算机等一批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科技成果不断涌现。

  (二)新产业、新产品、新经济不断发展

  新产业蓬勃发展。今年上半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和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速同比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新产品继续迅猛增长。运动型多用途乘用车、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集成电路、智能电视等新产品的产量均有大幅提高。新经济方兴未艾。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加快向经济社会各个领域渗透,对生产和流通方式等产生了重大影响,为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新动力。今年上半年,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3.4%,比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长快23个百分点,共享单车、网络约车、快递送餐、在线医疗、远程教育等新服务继续保持强劲增长。

  (三)内需推动经济增长的作用增强

  我国内需推动型经济日益成型,今年上半年,最终消费和资本形成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96.1%。一方面,消费规模扩大,消费结构持续升级。旅游、医疗、保健和家政等服务消费需求日益提升,家装家饰、汽车等与住房和交通相关的消费潜力不断释放,消费继续保持两位数增长,消费品零售市场规模位居世界第二,最终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持续提高。另一方面,投资补短板效应显现。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21.1%,对全部投资的贡献率达46.5%,拉动投资增长4个百分点。其中,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公共设施管理、道路运输和水利管理等短板领域、薄弱环节的投资大幅增长,有力增强了经济发展后劲。

  (四)全方位对外开放为经济发展创造有利条件

  “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推进,项目合作成果超出预期。我国与“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经贸合作的步伐不断加快,双向投资保持较高水平。在去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量下降13%的情况下,中国吸引外资较上年增长2.3%,达1390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三位。上半年,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23.4%,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714.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30.7亿美元,非金融类直接投资66.1亿美元。国际产能合作稳步推进,一批重大项目顺利实施,成功带动一批装备、技术、标准和服务走出去。

  总的来看,我国经济延续了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为完成全年预期目标并取得更好结果奠定了扎实基础。但也要看到,国际上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国内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部分领域风险隐患仍在积聚,一些新问题、新困难和新挑战可能带来一些隐患,制约经济企稳回升。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需要正确认识和高度重视经济运行中的矛盾和问题。

  (一)流动性趋紧可能引发金融风险

  金融去杠杆、防风险和严监管条件下,银行同业业务大幅收缩,货币乘数下降,市场流动性偏紧。6月份广义货币供给M2增速9.4%,已创下多年低点。当前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但流动性偏紧条件下,银行风险、信用风险、股市调整风险可能产生共振,引发局部性金融风险。银行体系不良贷款匿藏风险突显。个别省份不良贷款率攀升,部分地方银行资产质量下迁可能引发点发式信贷风险。债券市场违约风险趋升。近年来,我国债券市场刚性兑付被打破,企业债券违约事件明显增多。今年全国信用债到期偿还压力仍然较大,特别是一些中小民营企业债券违约概率可能上升。

  (二)房地产市场泡沫与库存双重风险并存

  高房价大幅增加了居民生产和生活成本,抑制了居民消费,挤压了实体经济发展;而库存积压既占用大量资源,又存在很大风险,影响城市经济健康发展。房地产市场在调控中陷入两难困境,短期内可能难以化解。一方面,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泡沫仍在累积。今年3月以来,全国多数一二线城市竞相出台了新的楼市调控政策,严厉调控的政策效果显现,市场有所回温,观望情绪增加,成交量萎缩,价格也有小幅回落。但看涨预期并未由此产生较大变化,一些房地产开发企业采取推迟项目入市、变相加价等措施维持市场价格,这可能导致一二线城市房价仍有上涨的要求,短暂调整后可能重新抬头,加剧市场泡沫的累积。另一方面,三四线城市库存积压依然严重。三四线城市商品房待售面积仍居高不下,短期内库存难以消化,部分地区库存去化周期仍高达50个月以上,特别是一些商业地产库存去化周期甚至高达100个月以上。

  (三)实体经济面临的困难仍然较多

  实体经济成本上升、税费负担重、投资回报率低等长期问题尚未得到根本性缓解,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然存在,实体企业亟盼营商环境改善。一是企业利润分化加重下游制造业成本负担。今年工业企业整体利润改善主要是上游行业利润增长较好,中下游企业效益改善并不明显。数据显示,下游制造企业利润增长不超过5%,不到总利润增速的1/4。上游多为原材料和燃料行业,其利润增长通过产业链传导即成为下游行业的成本。二是资金紧张成为困扰实体企业生存发展的首要难题。货币政策适度收紧、金融监管趋严快速推升了资金利率,也约束了信贷条件,融资更为紧张。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普遍面临银行续贷更难、资金过桥成本更高等考验。三是营商环境亟待进一步优化。近几年我国营商环境明显改善,但仍有一些地方政府服务意识不强,服务效率不高,项目审批时间长,政策变化随意性较大,给企业带来不便,甚至造成一定损失。

  (四)外部扰动性风险带来不确定性冲击

  世界经济形势总体好转,主要经济体均面临政策调整,加之地缘政治、政府换届等政治因素干扰,外部不确定性冲击仍将影响短期平稳发展。

  一是大国政策变动。美联储6月加息如期而至,年底进行第三次加息,将满足“基准利率达1%就缩表”的临界条件。缩表预期不断增强,资本外流、汇率波动以及金融市场动荡等不确定性因素将影响我国经济平稳运行。

  二是全球信贷脉冲出现“断崖式”下跌。信贷脉冲(新增净信贷/GDP)的变化是表征全球经济冷暖的重要指标。去年以来,全球信贷脉冲在达到峰值后出现了迅速下滑的态势,到目前已下跌6%(从占GDP总额4%下跌至占GDP总额-2%)。市场普遍预计,考虑到信贷脉冲已回到零点以下,世界经济稳定复苏支撑力不强,发达经济体结构性矛盾尚未有效解决,新兴经济体创造新信贷步伐减缓,全球经济仍处于爬坡过坎阶段。

  三是地缘政治风险不容忽视。英国脱欧如期启动,德意大选扑朔迷离,卡塔尔断交事件、朝鲜半岛危机、叙利亚冲突等问题继续发酵,不仅会影响我国“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顺利推进,而且将通过贸易、投资、金融和能源等多方面对我国经济安全带来挑战。

  综合判断,我国经济底部企稳态势日渐明朗,特别是在市场预期稳步好转的背景下,各方面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明显增强。这有利于加快化解各类风险、解决重大结构性失衡问题。当前,应加快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和政府工作报告中各项工作部署,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结构优化,把经济增长潜力转化为现实经济增长,促进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一)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补充

  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取得一定的成效,但基本工作仍主要停留在产业层面,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由表及里,继续扎实有序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主要任务,加快从产业层面向企业层面拓展,向要素领域延伸。企业层面,着力支持企业改革创新,推动企业转型升级。要素层面,要加快能源资源、资本、土地的市场化改革,提升人力资本对经济发展支撑作用。

  (二)实施积极的结构性财政政策

  财政政策要更加突出效率,既要确保政策预见性和预防性,又要提高政策精准性和灵活性,对关键环节、薄弱环节和创新领域进行精准发力。一方面,既要补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短板,也要注重补产业短板。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在消费类基础设施建设、行业发展标准制定、引导企业创新发展等方面加大力度。另一方面,结构性减税也要出重招,加快研究制定降低工商企业增值税等,对部分新兴产业、转型升级较好的企业定向提供税费优惠。同时,继续清理兼并名目繁杂的收费项目,切实减轻企业税费负担。

  (三)稳健的货币政策强化服务实体经济

  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运行和市场供求变化,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组合,把握好去杠杆与保持合理流动性之间的平衡,强化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引导市场预期,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一是增加市场流动性供给和优化银行信贷配置结构并重,着眼稳定银行间资金利率水平、适当提前续作到期MLF,有机衔接政策出台时机和节奏,给予市场主体自我调适的时间和空间。二是根据商业银行业务结构实施差异化的货币政策,提高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的放贷能力,畅通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严密监测资金流向,促进社会资金加速成为实体产业资本,坚决避免再次出现“类钱荒”事件。三是加快发展直接融资服务的平台和通道,加快发展各种自担风险的区域性小型金融机构等合规合法的金融主体,加快金融衍生工具创新,拓展实体企业融资空间,提高融资便利性。

  (四)防范化解金融、房地产和外部风险

  进一步强化风险监测和预警,加强跨市场联防联控,防止市场间风险“交叉感染”,诱发系统性风险,确保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金融风险方面:防控债务违约风险,加强监测,提前排查违约企业、行业和区域的债务风险隐患,妥善处理已经违约企业的债务清偿,及时应对债务违约风险传导。积极稳妥化解累积的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有效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强化制度稳市,促进股市健康发展,健全市场信息披露和风险预警机制,防范股市投机行为造成市场大幅波动。加强金融监管协调。

  房地产市场方面:因城分类施策,稳定房地产市场发展预期,防范市场波动风险。合理、有序地增加住宅建设用地的有效供给。通过鼓励农民工和农民进城购房、棚改和保障房货币化安置、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以及农民工市民化等方式,加速推进三四线城市去库存。加快建立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

  外部风险方面:密切关注美欧等国对华贸易政策动向,做好相关应急预案和政策储备。灵活管理和调节涉外金融活动,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完善跨境资金流动监测预警体系,防范资本外流风险和“隐形外流”风险。

  (五)加快推进“一带一路”等重大战略实施

  加大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设施联通、产能合作、自由贸易、资金融通等四个领域的合作。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将RCEP扩容升级、中美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作为中期战略重点,同时推动相关方就亚太自贸区(FTAAP)谈判的时间表和路线图达成共识。着力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加快编制出台雄安新区发展规划,抓紧推进重大项目建设。

  (六)围绕改善民生维护社会稳定

  加大对重点群体就业的支持力度,积极稳妥做好化解过剩产能中职工的安置工作,深入开展就业扶贫,统筹推进农村转移劳动力、城镇困难人员等各类群体就业工作。加强创业培训和创业服务,优化创业环境。发展创业载体,将符合条件的新业态企业纳入鼓励创业创新优惠政策和吸纳就业扶持政策范围。继续健全社会保障制度,提升社会保障能力和服务水平。做好社会保险扩面征缴工作,推进全面实施全民参保登记计划。继续推进城乡居民医疗保险整合,提高城镇居民医保政府补助标准。继续推进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加强投资监管。研究制定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使用办法。

  总之,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更好把握稳和进的关系,把握好平衡,把握好时机,把握好度,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适度扩大总需求,合理引导社会预期,深化创新驱动发展,加快新旧动能转换,促进经济转型升级,不断巩固稳中向好基础,力争更好实现全年经济发展预期目标。

分享到: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宣教信息
热点解读
党委中心组学习
QQ截图20170825091526.jpg
头图-小_01.jpg
时事课堂
QQ截图2017091114344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