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报告 > 聚焦 > 人口红利再认识 > 现状分析
案例及经验
2014-01-15 10:30:00  来源:《时事报告》
 

   1.形形色色的人口政策

    发展中国家多抑制生育

  发展中国家一般都苦于人口过多。150个发展中国家中,2005-2010年总和生育率(总和生育率是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仍然高于5个孩子的国家有27个。超过一半的发展中国家认为生育水平过高,几乎都采取了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它们主要集中在非洲、南亚和中亚以及东南亚。人口大国如中国、印度等时时感受到庞大人口给经济和环境带来的巨大压力。

  印度是世界上最早试图控制人口增长的国家之一,采取的措施是鼓励少生。例如,印度西部的一个地方政府搞出了一个用资助“二次蜜月旅行”的方式来控制人口出生率。根据这一办法,一对夫妇若是在结婚两年后才生第一胎就会得到价值5000卢比(约合61英镑)的礼包,若是将第一胎的出生时间推迟至结婚三年后,奖励也会变得更加丰厚,换成了7500卢比(约合91英镑)的大礼包。之所以叫做“二次蜜月大礼包”,因为这些奖励金足够一对夫妻在结婚两三年后去一个向往的地方,度第二次蜜月。印度虽然长期实施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但效果并不十分理想,印度人口预计在本世纪30年代超过中国成为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中国是世界上控制人口数量增长最成功的国家,其措施主要是惩罚超生。实施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大约少生了4亿人口,我国人口占世界的比重,从改革开放初期的22%已经下降至2010年的19%。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中国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已经降低到0.57%,这标志着中国进入了低生育水平时期,人口过快增长的问题得到根本缓解。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得益于人口政策的成功实施,目前人均GDP已经超过4000美元,成功实现从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的转变。

  发达国家为人口过少犯愁

  与发展中国家嫌人口过多相反,许多发达国家犯愁的是人口过少。2005-2010年,发达国家的总和生育率已经下降到1.6,大大低于2.1的生育更替水平(更替水平是指生育的女孩数量与母亲数量相等时,每个妇女需要生育的孩子数量。更替水平是2.1而不是2的原因在于,出生人口性别往往男孩多于女孩,要想生出和上一代母亲数量相同的女孩,生育的孩子数量必须多于2个)。在世界人口出生率最低的25个国家中,22个为欧洲发达国家。欧洲已有18个国家的人口出现负增长,其中最着急的恐怕是俄罗斯。俄罗斯是世界上人口减少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总人口现在已降到1.42亿左右,每年净减少人口几十万人。为了鼓励国民生育,俄罗斯乌里扬诺夫斯克州将每年912日设为“怀孕日”,这天所有已婚夫妇可以不用上班,在家专心“造人”。

  法国是欧洲生育水平下降最早的国家,也是较早试图扭转生育率下降趋势的国家。1939年法国认识到生育水平下降对未来人口的影响,出台了家庭方面的鼓励生育政策,并把这些政策提高到政治议事日程。如今,法国生育率维持在较高的水平,2005-2010年法国的总和生育率为2.0左右。

  随着出生人口的减少,如何提高生育率已成为德国一项重要国策。德国政府规定,停职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全年每月可得到相当于税后月收入三分之二的补贴,每月最高可达1800欧元。如果父母中的一方继续停职两个月,则可享受14个月的补贴,即最高为2.52万欧元的生育福利津贴。德国家庭事务部的女部长莱恩为了号召德国人多生孩子,她以身作则,生了7个孩子。然而,尽管采取了鼓励生育的措施,从1970年到2006年,德国的总生育率从2.0下降到1.3,是世界上生育水平最低的国家之一。其他欧洲国家的情况也大致如此,鼓励生育的政策收效甚微。

  部分国家先抑制后鼓励

  亚洲的一些国家和地区经历了抑制生育向鼓励生育的转变,比较典型的国家包括日本、韩国、新加坡等。日本二战后开始推广计划生育政策,试图降低生育水平,政府成立了优生保护咨询所,同时随着经济的发展,生育意愿降低,总和生育率从1949年的4.34快速下降到1956年的2.2,其后生育率稳定在2.0左右。1970年代后,日本的少子化和高龄化问题日益严重,1990年总和生育率跌至1.57以下,日本政府试图采用一些鼓励生育的措施,如“父母休假法”、“新天使计划”等。总的来看,日本抑制生育的人口政策比较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日本生育率的下降;但生育率出现过低后,试图提高生育水平的鼓励生育政策似乎并不成功,2006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3,属于世界上超低生育水平国家。

  韩国在1960年代初开始控制人口,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1964年之后韩国开展了大范围的计划生育活动,通过各种途径推广和鼓励人们采用避孕方法,生育率随之下降到1995年的1.65。韩国政府于1996年取消控制人口出生政策,并针对结婚、生育、子女养育等环节均制定了奖励政策。例如,政府面向月收入低于一定水平的新婚夫妇每年提供5万套保障性住房;为怀孕女性提供一定的产前诊查费用;子女不满6岁时,女性可以有1年时间在家养育子女,每月可领取40万至50万韩元(1美元约合1163韩元)的底薪,并保留职位等等。但是,这些鼓励生育的政策效果也不明显,2006年韩国总和生育率降低到只有1.2的水平。

  新加坡在1960年代开始推行“两个就够了”的计划生育政策,生育率急剧下降,从1963年的5.01下降到1977年的1.82。当总和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持续了10年后,也就是到了1980年代中期,新加坡政府对这个政策进行了认真检讨,取消了这个政策,并采取鼓励国人多生孩子的措施。但是政策改革却没有带来生育率的回升,2005-2010年新加坡的总和生育率维持在只有1.3左右的水平。

  综合来看,无论是抑制生育还是鼓励生育的人口政策,取得成功的国家都是少数。世界各国人口政策的实践表明,单独人口政策的作用十分有限,人口政策发挥作用必须与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必须与本国的国情相适应。

——《时事报告》大学生版

   2. 全球人口发展的前景仍相对乐观

  德国:妇产医院里就缺婴儿

  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几十年之后,德国街头将看不到年轻人。”这样的担心正不断出现在德国媒体上。随着近年来新生婴儿的减少,提高生育率已成为德国一项重要国策。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统计,德国的出生率自1975年以来基本低于死亡率。平均每个德国妇女只生育1.4个孩子。

  德国人口问题专家科雷穆教授不无担忧地告诉记者,到2050年,德国人口将从现在的8200万下降到7080多万,一半以上的人口将超过50岁,1/3的人口超过60岁。在未来50年内,德国人的死亡率将大大超过出生率。

  前不久,记者走访了柏林一家妇产医院。这家医院拥有先进的设备,技术精湛的医护人员及超过1000张的病床。然而,每天只有几个婴儿在这里出生。

  院长希曼先生无奈地对记者说:“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婴儿。”

  科雷穆教授认为,年轻人观念的改变是德国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在经济全球化环境下,工作压力使许多年轻人不愿建立家庭,很多已婚夫妇也不想要孩子。《世界报》调查显示,只有一半的德国人希望组建一个有后代的家庭。德国妇女唐娜的话很有代表性:“我从没想过要生一个孩子,那将意味着放弃我现有的工作。”既要照顾孩子,又要兼顾事业,这让无数妈妈头痛不已。

  生育率的降低,也给德国19世纪就创建的养老保险体制带来极大的冲击。德国的退休保险体制实行的是“转摊方法”。按照一般规律,最合理和有效的比例应该是每3个在职员工养活1个退休人员。可再过20年,德国100名在职员工就须养活78个退休者。

  为了让年轻人多生孩子,德国政府可谓“绞尽脑汁”。政府首先推出奖励政策,妇女每生育一个孩子,每月都可获得一笔数目可观的补贴。政府还提出要在2010年前建立23万个托儿所,并将延长学校的授课时数,以帮助有工作的母亲。

  实际上,生育率持续下降并不只是德国的问题,它已成为欧洲的普遍现象。欧盟去年的人口报告显示,欧洲各国妇女平均生育1.4个孩子,爱尔兰最高,也仅为1.9个。

  俄罗斯:死亡率是出生率的1.6

  驻俄罗斯特派记者马剑:俄罗斯正面临从未有过的非战争性人口危机。不久前举行的俄罗斯政府工作会议公布,俄人口最近10年减少了1000万,到2008年以前,每年俄都将减少60万人口。

  俄罗斯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国家,但人口数量却仅排在世界第8位,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不足9人。俄人口学家指出,当前俄罗斯的人口特点:一是出生率低,二是死亡率高。2005年,俄人口死亡率是生育率的1.6倍,高出美国和欧洲国家2—3倍。上世纪60年代中期,俄每名已婚妇女平均生2.1个婴儿,如今只有0.9个,不想要孩子的家庭达700多万。俄人口学家警告说,如果照此速度递减下去,俄罗斯民族将成为世界上的“少数民族”;到24世纪时,俄罗斯民族甚至可能从地球上消失。

  俄总统普京上任之初便把人口问题当作头等大事来抓。他在2000年发表国情咨文时就指出:“俄人口一年比一年少,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的话,我们民族的生存将受到威胁。”普京责成俄政府成立了一个专门的“社会人口问题委员会”,对俄罗斯儿童进行全面普查。不久前,俄罗斯还计划赦免来自独联体的100万非法移民,希望可以改变目前的人口形势。

  另外,俄政府还决定将妇女每生育1个婴儿将得到的补贴提高到1万卢布(1美元约合29卢布),对18个月以下的婴儿每月的补贴也由500卢布增加到800—1000卢布。据估算,仅此一项,政府每年将支出90亿—100亿卢布。尽管如此,当记者询问一些俄罗斯青年是否想要孩子时,他们的回答依然是否定的———因为和生养孩子高昂的花费相比,政府的补贴不过是杯水车薪。

  埃及:推行计划生育难

  驻埃及特派记者黄培昭:记者每次到苏丹、肯尼亚、阿尔及利亚等非洲国家采访时,常能在大街上看到一个妇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手里牵着一个孩子,肚里还怀着一个孩子的情景。目前,非洲的人口增长率约为3%,平均每个妇女生6.9个孩子,居世界之冠,其中肯尼亚妇女平均每人生8个孩子。

  由于非洲国家普遍认为生孩子是扩大财富的保障,“多子多福”成为非洲人对待子女问题的信条。在一些非洲宗教观念中,堕胎和流产是对生命的亵渎和残杀,计划生育因此很难推行。重男轻女、多妻制、早婚、未婚先育等陋习都促使非洲人口急剧攀升。

  埃及的情况在非洲算好的。据埃及官方公布的数字,截至2004年底,埃及全国人口为7600多万,人口增长率为1.83%。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埃及是实施计划生育的,这在非洲不多见。埃及的“计划生育国民计划”作为国家人口战略,开始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政府在全国建立了6500个计划生育服务中心,免费提供计划生育用具和药品,还定期派卫生人员下乡,向农民解释计划生育政策的意义。仅去年一年,卫生人员就为近50万个家庭的160万名育龄妇女做了360万人次的家访。

  计划生育政策的推行使埃及人口得到了一定控制,但其执行却并不完善,不仅不少农村人反对,城里人也常常钻空子。

  墨西哥:已过生育高峰

  驻墨西哥特派记者张蕾: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生育高峰,使墨西哥在上世纪70年代时,已拥有超过5000万人口,比50年代翻了一番,人口增长率达到3.4%的历史顶峰。1974年,墨西哥平均每对夫妻生育6个孩子。然而到2005年,这一数字已经下降到2.11个,人口增长率下降到1.02%。如今,墨西哥的人口总数约为1.06亿,远低于此前预计的1.5亿。据预测,墨西哥人口出生率将继续保持下降势头,到2050年左右可能出现负增长。

  墨西哥生育趋势走低,与政府在这30年内宣传鼓励少生孩子,以及向公众普及避孕知识分不开,日益高昂的生活费用也迫使墨西哥普通家庭少生孩子。

  墨西哥全国人口委员会最新的报告显示,墨西哥目前的人口结构仍然比较年轻,20岁以下的年轻人几乎占到了全国人口的一半,而60岁以上的老人只有5%左右。报告预测,墨西哥全国人口的平均年龄将从2000年的27岁增加到2050年的45岁。届时,60岁以上的老人将占到全国人口的25%。因此,委员会建议政府努力增加就学和就业机会,并且制定更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保证50年后大量增加的老人安享晚年。

(来源《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孙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