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言篇:在华韩人的抗战
2014-12-12 15:19:00  来源:《时事报告》2014年12期
 

[韩]裴京汉

  在华韩人志士对中国革命的积极参与,可以看作取代韩国国内无法实现的独立运动和革命运动的实质性革命活动。对于这些人来说,中国的抗日战争就是他们自己的抗日战争。

 

  19世纪后期以及整个20世纪的近现代时期,包括中国、韩国、蒙古、越南在内的东亚地区,共有过一段在西方列强国家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之下沦为殖民地或者半殖民地的经历。从这一角度出发,可以认为这一时期的东亚曾作为一个历史共同体存在。近年,韩国学术界将包含中国、日本、韩国在内的东亚地区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近代史研究的方式日渐活跃,从2011年开始,《东亚史》已作为高中教育课程的一门选修课开设。

  在东亚历史共同体中,韩国和中国之间的联系尤为紧密。1910年韩国沦为日本帝国主义殖民地以后,很多韩人志士流亡海外,而中国正是这些志士流亡聚集的中心。在中国活动的这些韩人志士,把辛亥革命、国民革命、共产革命等发生的一连串中国革命作为自身设定独立运动方向的教科书。因而,这些韩人志士们也积极投身于中国革命运动当中。韩人志士对中国革命的积极参与可以看作取代韩国国内无法实现的独立运动和革命运动的实质性革命活动。实际上,辛亥革命、国民革命、共产革命以及抗日战争等都有很多韩人志士的身影,甚至他们中一些人还付出了珍贵的生命。因为对于这些韩人志士来说,中国的革命就是他们自己的革命,中国的抗日战争就是他们自己的抗日战争。

  19194月,韩国临时政府在上海成立。临时政府一直积极致力于组建军队,特别是将临近韩国在东北(满洲)地区分散活动的很多独立团体的军事活动统合收编于临时政府之下,实施了一些活动并取得了不少的成果。此外还通过组织韩国劳兵会等临时政府的外围团体来尝试建立在华韩人青年军事组织。但是临时政府的这些计划,由于自身的实际困难,尤其是财政方面的困难而最终无法顺利实施。

  中日开战以后,临时政府在军务部之下设立军事委员会等正式开展对日抗战准备工作。193810月在武汉创建了朝鲜义勇队,接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和朝鲜民族战线联盟合作组织的指导。虽然规模较小,人数最多的时候也只有300多人,但成员广泛分布在中国军队的各条战线,在开展对日本军队的宣传作战、鼓励反战厌战、劝降日本军队中的韩籍士兵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战果。

  另一方面,以一部分中国军官学校出身的韩人官兵为中心,193910月在重庆组建的韩国青年战地工作队,主要在日军占领的沦陷区开展对敌宣传和谍报收集,针对日军内的韩籍军人展开劝降宣传等活动。韩国青年战地工作队虽然也仅是一支30余人的小规模非武装宣传工作队,但截至1941年被收编到韩国光复军之前,劝降了100余名韩籍日军士兵。

  1940年,韩国临时政府开始考虑韩国光复军的创建准备工作。临时政府向国民政府提交了《韩国光复军编练计划大纲》,大纲的主要内容是通过把东北以前的光复军和沦陷区的韩籍士兵集合起来,整编成一个师的光复军,下属于韩国独立党,由中方的最高领袖担任中韩联合军总司令官。国民政府以“韩国光复军要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为前提予以批准,并下令指示军政部早日把光复军编入军队。19409月,光复军创立。19401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下达了《韩国光复军行动九个准绳》的规定,把直接的控制政策进一步具体化。

  光复军创军之初,韩国临时政府计划将总司令部和其所属4个单位部队(240人)及东北地区的朝鲜革命军组织4800人统合组建成规模5000余人的军队。但是光复军的成立典礼是在未得到国民政府认可的状况下匆忙举行的,除了光复军司令部,其他的隶属部队都没来得及创建。因此,光复军创建后的最大任务便是士兵招募和训练。194011月中旬制定了西安总司令部暂定部署,将主要活动区域移转至西安,从而以华北地区居住的韩人为对象展开韩籍士兵招募工作。截至19453月的统计,总计514人(包含中国人军官43名)规模的军事组织创建成功。

  在中国创建的韩国光复军,规模不大且运营权和指挥权都隶属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是一个不完整的军事组织,但对于1910年韩国灭亡后陆陆续续来到中国的韩人来说,却是对日军事抗战的桥头堡。韩国光复军在对敌(日军)的情报搜集和开展后方宣传作战方面作出了不小的贡献。开展敌后宣传后转而加入中国军队的朝鲜籍军人不在少数,这些人成了光复军最主要的收编对象。

  韩国光复军从创建之初就为成为韩国临时政府麾下独立控制的军事组织而进行努力,194311月开罗会议之后这一目标得以实现,国民政府也开始以国家间贷款的形式对光复军进行支持。光复军为争取对其交战团体地位的承认也作出了很多努力。19438月,应英国军队之请,光复军派遣部分人员到印缅战区参战,就是光复军为获得国际社会承认所作的不懈努力。虽然印缅战区工作队仅有10人,但都是在新德里接受特定训练之后于19441月投入缅甸公路作战之中的。印缅战区工作队隶属英军,负责开展对敌宣传、俘虏审问、敌文书翻译等工作,并取得了良好的战果。

  韩国临时政府和韩国光复军的最大期望就是临时政府可以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但因受到韩国独立运动势力内部自身纷争严重,临时政府不能充分代表韩国独立运动的影响,不得不面对美国和苏联的反对。

  韩国临时政府主席金九在1942年的新年致辞中说:“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国际形势虽然朝着对韩国独立有利的方向发展变化,但在这一客观条件达成之前更为重要的是要具备主观条件,革命一定是在我们的血肉之躯上建立起来的,不然就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和独立。”尽管持有上述认识,但当时韩国临时政府谋求的主观条件,即临时政府的合法化及韩国光复军交战团体的合法化都未能实现。因此1945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中日战争结束,中国被侵占的领土全部收回并最终在国际上获得了独立,但是由于朝鲜半岛出现了分裂局面,“韩国人的中日战争”依然没有结束。

  (作者为韩国新罗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王志才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您正在阅览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