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下沉”正在成为国际政治现实
2012-02-17 10:24:00  来源:《时事报告》2012年02期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现代国际关系》主编、研究员 林利民

  2011年,非西方世界除阿拉伯世界陷入“阿拉伯之春”外,总体形势是以稳定为主。例如,拉丁美洲和亚太地区总体上平安无事,非洲仍保持5%左右的经济增长率,就是一向动荡的高加索、巴尔干地区,也出现了相对稳定。近十年来一直被热炒的朝鲜核危机与伊朗核危机也未成为国际政治主要话题。相反,一向自诩为世界“稳定岛”的西方世界却陷入前所未有的大动荡。西方衰落与“非西方崛起”一样,都成为一种国际政治中的现实话题。也可以说,西方世界的整体性“下沉”开始成为国际政治现实。

  动荡的广度和范围前所未有。西方世界在地理上通常分为美欧日三大板块。战后60多年来,西方国家虽然危机不断,大体上是美欧日三大板块轮着来,当其中一块或两块陷入困境时,其余的一块两块总能大体维持相对稳定。但在2011年,却出现了美欧日三大板块同时“下沉”的局面。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复苏乏力,债务“封顶”,政府几乎面临“关张”危机,主权信用评级被降级,尤其前所未有。欧债危机从希腊扩散至“欧猪五国”,甚至有向全欧扩散之势,不但困扰欧洲经济,甚至威胁到欧洲一体化前景和欧元前景。日本则震灾、海啸加上核灾难,一筹莫展。西方三大板块继日本经济陷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欧洲经济陷入第二个“失去的十年”后,美国经济也开始陷入“失去的十年”。也就是说,整个西方世界开始同时陷入“失去的十年”。

  动荡的深刻性、全面性前所未有。目前西方国家的整体性“下沉”不仅表现在经济、金融层面,在政治社会层面也开始表现出来。英国伦敦发生的骚乱及年末公务员大罢工、挪威发生的超级恐怖案件、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以及比利时街头大规模凶杀案等,都说明西方世界不仅经济陷入困境,政治社会层面也陷入后冷战以来不曾有的空前不稳定。一向充满“西方优越论”,对西方民主制度和西方自由企业制度信心满满的西方政论家,也开始批判西方民主制度和自由企业制度及“大众参与”的弊端,甚至夸赞“中国模式”比“盎格鲁-撒克逊模式”更有效率、更有前途。比如,冷战后曾以发表“历史终结论”而著称的美国日裔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就一再撰文批评“美国模式”,将其与“中国模式”比较,并给予后者“不甚情愿”的诸多肯定。2011年末,一向保守的《华尔街日报》也接连发表重头文章批评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

  导致西方世界整体动荡的根源在于结构性因素驱动,靠点点滴滴的政策调整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也就是说,西方衰落“下沉”已经是不治之症。美国学者保罗?肯尼迪认为,一个国家经济总量占世界比重与其人口数量、国土面积、资源禀赋等硬条件有某种内在关联。西方美欧日三大板块总人口10亿多一点,不到世界的1/6;领土面积约4000万平方公里,不到世界陆地面积的1/4,却长期占有世界经济总量的3/4左右,这是不公平、不合理的,也是不可持续的。根据保罗?肯尼迪的分析,按其人口总量、国土面积、资源拥有量等禀赋,美国经济总量的世界占比不应超过16%-18%,英国经济总量的世界占比不应超过3%-4%。依据同样的逻辑,整个西方按其各方面禀赋,其经济总量占世界份额不应超过30%左右,最多不超过40%才是合理的。在西方经济份额降至这一合理水平以前,其经济很难恢复健康增长。目前蔓及西方的经济金融危机正是对其经济份额不合理高位的一种“刚性调整”,具有历史必然性、必要性,也具有政治正义性。这种经济调整又必然会引发已经习惯于“福利制度”、“大众参与”的西方社会陷入更深刻、更全面的政治社会动荡,进而对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产生深刻影响。

  

责任编辑:王志才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您正在阅览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