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格局:“新一超多强”阶段来临
2014-01-07 16:41:00  来源:《时事报告》2014年01期
 

陈向阳

  冷战后“一超多强”的国际格局经过22年的发展,到2013年演变成“新一超多强”,使得当今国际战略格局呈现四大特征:

  首先,“新一超多强”实为“一超六强”,中国提前成“第二”。当今世界存在七大“力量中心”,分别是美国、中国、欧盟、俄罗斯、日本、印度与巴西。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整体相对下滑,而且“家家都有难念的经”:美虽还是“唯一超级大国”,但其超强实力因为战略错误与金融危机而今非昔比。公共债务与财政赤字尾大不掉,经济增长低位徘徊,国防预算面临削减,民主与共和两党内耗不已;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深重,经济长期低迷,成员国矛盾加深,对外影响力与整体合力大不如前;日本政府债务规模惊人,人口老龄化严重,福岛核泄漏危机久拖不决,安倍政权外强中干。与此形成鲜明对照,新兴大国群体性崛起势不可当,中国的经济与综合实力尤其突出,俄罗斯的政治与外交能力让人刮目相看,以至“多强”之间的排序发生了明显变化,欧盟与日本相对后退,新兴大国相对前进,中国尽管还只是发展中大国,但已被外界越来越多地视为“六强之首”与“世界第二”。

  其次,七大力量中心分属三个层次:美仍独处第一个层次;中、欧、俄同处第二个层次,三家都是或都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日、印、巴同处第三个层次,政治影响力有限。

  再次,新兴大国与西方大国两大“集群”的“竞合博弈”成为国际关系的“主要矛盾”或“主线”。经济全球化与相互依存使当今两大集群不同于冷战时的“两大阵营”,彼此不是完全对抗与截然分割的零和博弈,而是竞争与合作并存的“竞合博弈”。2013年是国际金融危机爆发的第五年,两大集群各自发展态势呈现阶段性新特点:西方发达国家集群近乎摆脱危机,相继“止跌反弹”,同时开展新的大联合,如美欧“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企图联手重振往昔雄风,继续把持国际体系主导权;非西方新兴大国集群则因经济增长放缓与国内社会矛盾而处于阶段性困境,同时也在开展彼此间的大合作,如“金砖国家”峰会。

  两大集群间的矛盾与竞合博弈成为2013年国际关系的一条主线,双方的地缘博弈集中于中东北非与亚太两大“板块”,在中东北非主要体现为美俄博弈与“俄进美退”,普京在叙利亚内战与伊朗核问题上力压奥巴马,而在亚太则主要体现为中美博弈及中日竞争。两大集群同时还在多个领域展开全方位的“领域博弈”:在经济、金融、能源、气候变化与科技领域,竞争新工业革命与新能源革命制高点;在“全球四大公地”领域,博弈网络、海洋、太空与南北两极的话语权与权益,俄罗斯巧借“斯诺登事件”挑战美国的网络霸权;在发展模式、价值观与意识形态领域,竞争软实力与话语权。

  最后,非国家行为体日益影响国际格局。在全球化与网络化时代,权力正从政府向公众流失,各国国内社会与跨国社会的影响上升,包括国际非政府组织乃至特定个人在内的各类非国家行为体作用增强,这也成为审视当今国际格局的一个全新视角与重要变量,“斯诺登事件”与“维基解密”即为佐证。

  展望2014年,国际格局多极化还将不断深入,构成“新一超多强”的七大力量中心仍将分成两大集群,彼此继续竞合博弈,届时不仅应关注各自集群内部整合,还要重视中美、美俄、中日之间的角逐。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政治所副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王志才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您正在阅览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