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战后秩序 共享和平发展
2015-09-14 16:36:00  来源:《时事报告》2015年09期
 
 

 

  策划人:赵鸿文

  宾:刘建飞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

           张历历外交学院中国外交研究中心主任

  主持人:李杨薇北京电视台主持人

 

  主持人: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胜利纪念日前后,我们举行系列纪念活动,就是要牢记中国人民由鲜血和生命铸就的抗日战争的伟大历史,牢记中国人民为维护民族独立和自由、捍卫祖国主权和尊严建立的伟大功勋,牢记中国人民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的伟大贡献,珍视和平、警示未来,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不移维护世界和平,万众一心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推向前进。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我们特邀请两位专家共同探讨“维护战后秩序 共享和平发展”这一话题。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70年前,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经历了多年的浴血奋战,最终取得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也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这场伟大的胜利奠定了战后国际新秩序,延续到现在一直被世界各国广泛遵守。战后国际秩序包括哪些内容,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张历历:战后国际新秩序是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基础上,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五大国为骨干,和世界各爱好和平的国家共同组成的以联合国为主舞台的体系。这个体系由战胜国主导,中国作为五大国之一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1年日本对华侵略以后,反法西斯战争就开始了。到1937年,我们全民族抗战开始以后,中国战场就是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主要战场。欧洲的形势随之紧张,到1939年希特勒进攻波兰后,整个欧洲战场也拉开了序幕。反法西斯阵营在逐渐形成。1941年珍珠港事件以后,美国参战。紧接着有一个重大的标志性事件,就是19421月由反法西斯国家共同发起了联合国家宣言,标志着反法西斯联盟的正式成立。

  反法西斯国家加强了国际联合,在战争后期进行了一系列会谈,成为著名历史事件。像194311月的开罗会议,中国、美国、英国三大国的国家元首会谈形成了《开罗宣言》。1943年底,在德黑兰又召开了苏联、美国和英国的三国元首会议。1945年的7月、8月之间的波茨坦会议形成了促日投降的《波茨坦公告》。这个时候整个反法西斯阵营的框架、对战后国际秩序的设想都已经浮出水面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联合国的成立标志着以这些会议文本为主要框架的战后国际秩序形成了。

  主持人:世界在新的国际秩序下保持了长达70年的总体平衡。这种平衡是如何建立并保持的?

  刘建飞:联合国是战后国际秩序的外在表现,是国际关系史上的一个创举。我们所说的战后国际秩序,也是以联合国为主要载体的。它是一个维护世界和平和国际安全、维护国家主权的体系,总体上是合理的,对维护战后70年来的世界和平发挥了巨大作用。

  我们可以作一个对比:一战以后,曾经出现国际联盟,其宗旨也是维护世界和平,但是后来失败了,仅过了20多年就发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联合国建立以后却没有再发生世界大战,究其原因,联合国的机制是一个重要因素。比起国际联盟,联合国有一个首脑机构,就是安理会。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都拥有否决权,实现了大国平衡。还有一个机制——联合国大会,它是一个所有国家都可以在这里讨论问题、提出诉求的论坛。无论哪个国家有什么想法、诉求,对其他哪个国家有意见、不满,都可以在这里讲,是一种信息沟通、表达的渠道。通过联大这个平台,国与国之间更容易了解对方的诉求、战略意图,避免矛盾分歧发酵升级。

  主持人:虽说当今和平与发展是世界的主流,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国际上挑战、否定战后国际秩序的势力一直在暗流涌动,尤其是个别国家的一些政客,他们的不当举动也激起了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强烈反对。目前,国际舆论比较关注的挑战、动摇甚至是否定战后国际秩序的言行有哪些?

  张历历:现在国际上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一是翻案,就是想否定之前反法西斯战争的合理性和正义性。翻案有很多表现,如宣传有的战犯不用承担罪责,认为对侵略战争的定义不准确或是想重新夺回已归还给受害国家的领土或岛屿,等等。二是突破,例如日本右翼想突破和平宪法,进而突破《旧金山和约》。因为这些法律、协定都明确规定了日本国家的和平性质。日本右翼现在借口要成为正常国家,想取消过去制定的约束。三是更改,比方说借口战后70年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宣扬日本已成为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有资格参加联合国安理会成为常任理事国,以此达到改变国际秩序的目的。

  刘建飞: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形式的挑战。比如,联合国成立以后,超级大国之间进行冷战,这实际也是在挑战战后秩序。冷战结束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试图搞单极霸权、搞强权政治,甚至不经过联合国授权就打击一个联合国的成员国。这些都是对战后秩序的挑战,只不过是在不颠覆战后秩序总体框架的前提下来挑战它。

  日本的一些行为,不仅是挑战,而且是想否定这种秩序。因为这个秩序里包含了很多他们认为于其不利的内容。联合国宪章里面有“敌国条款”,限定了二战中的所谓“敌国”,即日本、德国等,将来在秩序内跟其他国家是不一样的。所以,日本急于否定现行的战后国际秩序,想摘掉“敌国”这顶“帽子”。

  主持人:二战之后,德国、意大利、日本这三个国家对待历史的态度是有很大区别的。怎么看待这三个国家对于战后秩序的态度?

  张历历:德国和意大利在对待战后秩序方面的态度是比较正确的,因为他们认识到了法西斯给国家和全人类带来的灾难,而且大多数国民的意志也是不愿意再重走过去法西斯的老路,所以他们在清算法西斯方面做了比较多的工作。比如,在德国国内宣传纳粹思想是犯法的。同时,这两个国家对战后秩序的接受度比较高,他们认为在这个国际秩序中,可以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所以不想去挑战、改变现行的国际秩序。但日本的情况就很不一样了。这背后有着多种原因:一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残余没有得到很好肃清,个中原因比较复杂。二是日本国民的认识并非完全统一,也分成左派右派、左翼右翼,国民思想认识比较混乱复杂。三是在制度上,日本国内的法律制度对军国主义的清算不到位。我们每年都关注日本首相“8·15讲话”,主要就是看一看日本政界对过去侵略历史的认识和反省处于什么样的程度,这起到政治风向标的作用。

  刘建飞:对战后秩序看法的不同,反映了这几个国家国内政治的走向。日本对待战后国际秩序的态度与其国内政治生态变化有关。日本的右翼势力骨子里对这场战争有着自己的不同看法,甚至是非常不服气的。跟德国相比,日本清算不彻底,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的介入。我们看到德国、意大利已经走上和平发展道路,而且跟其他国家结成了欧洲联盟,融为一体,它们的很多行为会受到欧盟的约束。而日本只跟美国结盟,跟亚洲国家并没有形成这样紧密的关系,所以行为只受美国的约束。如果美国不约束它,反倒包庇它,它就觉得可以肆无忌惮,所以美国的介入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二战结束以后很快就开始了冷战,美国把日本作为同苏联进行冷战对抗的桥头堡。苏联解体以后,美国又把日本作为称霸世界的一个工具和帮手,所以对侵略历史的清算非常不彻底,甚至包庇、纵容。

  德国确实比日本做得好,不仅没有挑战战后秩序,还对二战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大家都知道勃兰特“世纪之跪”,而且他还说过,这不是某一种力量,而是整个德国民族犯下的罪行,态度非常诚恳。二战以后,德国在很多方面对法西斯势力采取了措施,包括立法,也包括教育,对教科书怎么表述都有严格的规定,而且禁止宣传任何涉及法西斯思想的东西,相比而言日本缺少这些。

  主持人:从目前来看,国际社会上出现的这些不当言论或者是挑战国际秩序的行为对我们造成了哪些伤害?

  张历历:可以分三个层面来看他们带来的危害:第一,像日本右翼的种种表现,妄图通过修宪获准对外采取军事行动,对东亚地区的和平发展构成了威胁。本来这个地区最近这几十年都是和平的,发展也是最有活力的。第二,会侵害周边国家的利益。现在日本政府的海洋强硬政策,使得它和韩国、俄罗斯、中国等周边国家都发生了岛争,而且在岛争的问题上它也是采取强硬政策,严重威胁周边国家领土完整。第三,否定二战的成果,推翻和平宪法,在我国周边制造了很多事端,如钓鱼岛事件等,又积极介入南海问题,让那里不平静,影响我们的和平发展,影响我国东部地区安全,对我国构成了实实在在的危害。

  刘建飞:确实是这样。如果这种趋势不加以遏制,那就有可能演变成现实的危险。我们可以回顾一战以后的德国,很多行为跟现在的日本很相近:否定历史,不承认一战责任;对周边国家有领土诉求,等等。所以,如果对日本现在的一些不当言行不加以遏制,任由其野心膨胀,可能导致新的灾难。

  主持人:历史告诉我们,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应该说也是我们长期以来的一贯态度。我们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前后与世界其他国家一起举行系列纪念活动,其实也是为了表明我们维护战后国际秩序与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那么,我们如何体现坚决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决心?

  张历历:战后国际秩序保证了世界70年的和平与发展,维护战后的国际秩序,可以说就是维护人类的和平、发展和安全。所以我想,应该有三个坚持:第一,坚持维护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不能推翻,战败国不能翻案。战败国宣布了无条件投降,在历史上已经认罪伏法,才使国家得以保全,不允许公然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第二,继续坚持以联合国为中心。联合国这70年发挥了保证和平以促进发展、安全的基本作用,尽管存在一些问题,但它的功绩是主要的,所以我主张继续以联合国为中心处理复杂的国际事务。第三,应对战后国际秩序的挑战,我们要坚持多边外交,发动世界各国来共同遏制对战后国际秩序的冲击和挑战。

  刘建飞:我们也要看到联合国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体制机制上有一些不尽合理、跟不上国际形势变化的地方,确实需要改革。联合国建立已经70年了,国际格局、国家间力量对比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联合国的基本架构一直没有变。就拿安理会来说,目前只有5个常任理事国,而另外一些国家想当常任理事国在国际舞台发挥更大作用、分担更多责任,像印度、巴西等,但到目前没实现入常的目标。他们在这方面的诉求确实需要适当考虑,这就需要对联合国改革进行总体设计。目前的问题在于我们改革联合国该怎么改,以什么原则去改。我想,我们的原则就是要通过改革来进一步提高联合国的效率和权威,使之发挥更大的效用。

  日本觉得自己一度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现在是第三经济大国,也对非洲、亚洲一些国家进行了不少援助,就觉得是世界上很有责任感的大国了。所以,日本喊出改革联合国的口号,做了很多工作积极争取入常,但始终很少获得支持,为什么?就因为日本对历史罪责没有彻底的认识、反省,没有彻底清算,却想打着维护世界和平的旗号挤进大国行列。就好比说,一个过去的罪犯,还没有彻底认罪,过了一段时间回过头来当警察,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我们前面提到,联合国是二战之后战胜国建立的,联合国宪章里还有“敌国条款”,至今仍然有效,日本很难成为这个秩序里的主导国家。退一步说,如果联合国改革最后真的让一个不深刻反省的日本入常,那无疑是有损联合国威望的。

  张历历:日本这些年来谋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行动一直没有停止,2005年被我们和其他一些国家打回去以后,这10年它一直在进行游说,以争取更多国家的同意。但是最基本的方面它一直没有认识到,一个在大是大非问题上认识模糊、表态含糊的国家,要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做再多的努力都是不可能得逞的,它还不能承担维护世界和平和安全这么重大的职责。所以,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多宣传自己的立场,让更多的国家了解,中日两国历史上发生过战争,中国打败了日本侵略者。战争结束以后,中国一直积极推进中日和平发展,在中日关系之间,挑事、制造矛盾困难的一直是日本方面。我们现在只是希望日本能对战争罪责进行深刻反省,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它离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主持人:今后,我们在处理国际关系、维护国际秩序的过程中,应该坚持哪些策略?在面对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不当言行时,应该制定怎样的应对措施?

  张历历:处理这些复杂的国际问题我们既要讲原则、重战略,还要注意方式方法,讲策略。第一,坚持正义。历史认识问题、靖国神社问题等,这些都是关系到全人类大是大非的问题,一定要坚持正义,决不能妥协。第二,发出自己的声音。针对日本右翼通过的宪法修正案等挑衅行为,我们要发出自己坚决反对的声音。他们对宪法的修改虽然涉及的是国内法,但牵扯到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安全和利益,已上升为国际社会共同的事情。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一定要发出自己更强的声音,争取国际社会更多的支持。第三,更积极地向世界各国清楚地阐明我们和平外交的理念和政策方针。第四,要跟世界各国共同来维护国际秩序,特别是要重视对日本国内民众进行引导、影响。因为日本国内民众现在会受到右翼势力的一些影响,不太了解国际关系的真实情况,右翼的片面宣传使日本的一部分国民认为周边国家就是于它不利。从这点上看,我们应让日本国民更加清楚地了解侵略历史和两国关系现状,认识到靠对外侵略扩张,在70年前行不通,在当今和未来更行不通,重走老路对日本民族来说只能是死路一条。第五,在联合国和国际组织层面上,我们要多进行沟通和协商,充分发挥多边外交协商的主渠道作用十分重要。同时,也要把自己的国家实力发展好。有了更强大的实力,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才更有力度,更能发挥作用。第六,要让美国意识到,日本右翼势力所走的道路,表面上威胁到的是周边国家,实际上最后的目的是要反美。这跟二战期间对外侵略的逻辑如出一辙,没有什么根本改变。

  刘建飞:中国还应该努力争取在二战历史认识和揭露日本罪行等领域的话语权。当然,不仅是我们自己说给自己听,还要通过各种交流活动,让日本各界、让全世界都了解这段历史。确实,战争过去70年了,再加上日本这种右翼的宣传、教育,很多日本人对这个战争不了解。我们要通过平时的交流影响日本各界人士,最后达到右翼政客一旦再有挑衅行为,在国内就混不下去,成为“过街老鼠”,这样才算达到目的了。否则,日本右翼势力还会在国内有支持率。现在它之所以敢频频挑衅,就是因为有国内的政治基础。除了做日本的工作,还可以做其他反法西斯战争同盟国的工作,尤其美国、英国,它们在亚洲战场跟我们一起对日作战。由于美国人对日本人的影响力大,如果美国人站出来说,日本过去干过很多坏事,日本人就不太敢反对。同时,对亚洲当年受过日本侵略的国家,我们也该做它们的工作,只有这些国家一起来努力,效果才会更好。历史问题不仅是中日两国的事,而且是整个东亚,甚至是整个亚洲、整个世界的大事。

  主持人:我们93日的阅兵是不是也可以看成一种发出自己的声音,告诉世界我们要如何坚定地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形式?

  刘建飞:对,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利用一切机会,比如胜利周年纪念这样的大日子,来让我们本国人民、让日本人民、让全世界都来回顾那段惨烈的战争历史。战争已经过去70年了,很多现在在世的人并没有经历过那场战争,对和平已经习以为常。正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和平犹如空气和阳光,受益而不觉,失之则难存”,“没有和平,发展就无从谈起”。我们应该利用抗战胜利周年阅兵这种机会,来昭示世界,不要忘记历史,要珍惜和平,和平是需要维护的,不是自然而然就有的。

  张历历:今年93日的大阅兵意义巨大,它展示出我国目前的军威、国威跟70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了,我们现在保卫世界和平的能力也比70年前大大提高了。我们也向国际社会传递出这样的信号:世界和平是完全有能力得到维护的。

  主持人:70年前,我们的先辈为反抗侵略、争取民族解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作为中华儿女,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树立起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自觉意识,抵制各种各样“开历史倒车”的行为。同时,也要通过我们自己的行动唤起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共同携手,为人类子孙后代创造更加和平安定、繁荣发展的未来。

责任编辑:王志才
相关报道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您正在阅览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