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居民消费难在哪里
2013-01-17 14:15:00  来源:《时事报告》2013年01期
 

    12月12日,我社召开“扩大居民消费难在哪里”座谈会,邀请知名专家学者与会座谈。我社总编辑曹勃亚、副总编辑张鑫,《时事报告》主编闵勤勤、副主编赵鸿文等参加座谈会。 王志才 摄

    编者的话:扩大居民消费难、反腐败难、缩小收入分配差距难、保障食品安全难、房地产调控难……这一系列“老大难”问题到底难在哪里?解决的长效机制是什么?从本期开始,“本期话题”栏目将邀请专家学者为您逐一梳理。

嘉  宾:

  任兴洲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白重恩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经济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陈新年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流通与消费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王雪峰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服务经济与餐饮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张以民 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调研员

主持人:赵鸿文 《时事报告》副主编

扩大居民消费难在哪里

  有专家测算,2011年,美国3亿多人口,人均消费15580美元,我国13亿多人口,人均消费仅2170美元,不到美国的1/7。尽管促进消费讲了多年,但我国居民消费率依然偏低,从2000年的46.4%下降到2010年的34.9%。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要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一战略基点,加快建立扩大消费需求长效机制,释放居民消费潜力。扩大居民消费到底难在哪里?

难在发展方式转变不到位、发展理念转变不彻底

  主持人:从政府来说,扩大内需特别是居民消费需求,提了好多年了,应该是没有疑义的,为什么还这么难呢?

  任兴洲:促进经济增长的动力机制主要包括投资、消费和出口需求,一般称之为“三驾马车”,只有三者协调拉动才能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我们过去是投资这驾马车跑得最快,出口增长很快,而消费增长不快。如果放在更长的时间段里看,消费增长速度其实并不是特别慢,比较平稳。现阶段应该辩证看这个问题。我们处在工业化中期向后期过渡阶段,又是制造业大国,消费想赶上或者超过投资也不太现实。当然,消费率低也是我们存在的问题。投资和消费具有此消彼长的关系,如果长时期维持高投资,必然抑制消费,造成消费需求不足,因此要保持消费与投资的合理比例关系。消费特别是居民消费这块“蛋糕”做得还不够大,从深层次来看,与我们经济发展方式没有彻底转变有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任兴洲发言。   王志才 摄

  王雪峰:我觉得难在政府发展理念的转变。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非常重视经济增长,但经济增长的目的是什么?是为增长而增长,还是为富民而增长?需要认真思考。过度关注GDP增长还带来两难:难在重资本、轻劳动的观念转变;难在重外部市场、轻内部市场的模式转变。

  怎么看待消费问题?对个人来说,消费是生活问题,说得具体一点,就是生存、发展、享受问题。对国家来说,消费不仅仅是民生问题,某种意义上是社会问题,更深的程度上是政治问题。为什么这样讲?看中国历史,从夏商周到新中国成立以前,王朝更迭某种程度上都是由消费引起的。所以我们要对消费问题看得深刻些。

  陈新年:我有同感。一些地方政府请我们去帮助制订发展规划,他们特别看重的是投资多少,收税多少,建多少楼,修多少广场,而对居民收入增长和消费问题不重视。从建立扩大居民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来看,确实要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特别是地方政府要切实转变观念,而不能落在口头上。

难在居民收入不高

  主持人:从居民来说,要想扩大消费,首先要解决有钱花的问题,老百姓为什么没钱消费呢?

  任兴洲:消费是收入的函数。要扩大居民消费,就要增加居民收入,让居民有能力去消费。从整个收入分配来看,这些年,企业和政府的收入在全部收入分配里面占得比较大,居民比重占得比较小,这是比较大的问题。而在居民收入里面又存在两极分化的问题。收入分配是制约居民消费扩大的一个难点。但这个问题确实不是短期能根本解决的。十八大报告提出了“两个倍增”、“两个同步”。两个倍增,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的倍增,一个是城乡居民收入的倍增。两个同步,一个是城乡居民收入水平要和经济增长同步,一个是劳动者报酬要和生产率提高同步。我们期待着这一届党中央和新一届政府,在收入分配方面有一些实实在在的举措。

  白重恩:扩大居民消费是3个问题:一是居民有没有钱消费;二是有钱敢不敢消费;三是有钱也敢消费的时候,能不能买到想要的东西。这3个问题搞清楚了,消费问题差不多就解决了。

  有没有钱消费,我们研究发现,不是居民有钱不花,而是真实的可支配收入占GDP比重下降得比较多。通俗地说,就是钱在减少。为什么居民可支配收入在下降?有很多因素。劳动者报酬占比下降是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下降的最重要原因。另外,居民的财产性收入占比、居民从政府那里拿到的转移支付占比、居民经营性收入占比都在下降,而居民所交的税收占比、居民净社保缴费占比在上升。6个影响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因素全是向着减少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方向走的。

  陈新年:为什么出台了那么多促进消费的政策,效果却不明显呢?总体来说,经济增速放缓使得居民收入增长预期在下降。一是经济下滑造成工资性收入增长预期下降;二是投资性收入这两年也在下降,作为居民主要投资渠道的证券市场最近几年处于熊市,造成投资性机会和投资性收益增长的预期也是下降的。此外,还有一个结构问题。发达国家是橄榄型社会结构,我们是金字塔型结构,中等收入人群比例小。这样的结构制约了居民消费扩大。从建立长效机制来看,关键是把中等收入人群做大。

责任编辑:王志才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1. 您正在阅览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