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时事报告首页
  2. 用户名
  3. 密码
  4. 验证码
  5. [ 登录 / 注册 ]
怎么看城镇人口过半
2012-04-17 14:41:00  来源:《时事报告》2012年04期
 

   宾:叶兴庆 国务院研究室农村经济司巡视员

         乔润令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

         陈光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李义平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

  主持人:赵鸿文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预言, 21世纪对世界影响最大的有两件事:一是美国的高科技,二是中国的城镇化。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城镇人口为69079万人,比重达到51.27%,城镇人口比乡村人口多3423万人,城镇人口超过农村。这是中国社会结构的一个历史性变化,意味着社会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城镇人口超过农村人口影响深远

  主持人:2011年我国城镇人口在统计上首次超过农村人口,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

  乔润令:我们城镇化统计是宽口径的,是按常住人口来计算和统计的,城镇人口是指居住在城镇范围内的全部常住人口。也就是说,把在城镇生活半年以上的农业户籍人口也统计为“城镇常住人口”。国际通行的做法,也是用常住人口统计城市人口。我们统计的城镇人口,包括了2亿左右进城农民工。他们虽然在城镇居住6个月以上,但是绝大部分并没有变成真正的城市居民,在很多方面还没有真正融入城市体制和城市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半城市化”的。

  叶兴庆:1978年我国城镇人口为1.7245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7.92%2011年全国城镇人口达到6.9亿多人,这其中除了城镇“原住民”自然增长之外,大概有4.5亿人是30多年来从农村转过来的。怎么转的?有三种途径:一是招工、招干、上学、参军入伍,像我们本来是农民子弟,大学毕业后就留在城里了。二是城镇边界不断外推,随着土地被征用,不断地有农民被卷入城市,村委会改为居委会。三是从农村腹地流入城镇,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这部分人是下一步把这51%的人口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城镇人口的重点,也是未来继续城镇化的重点。

国务院研究室农村经济司巡视员叶兴庆   王志才 摄

  主持人:这是否说明我们的城镇化是带有“水分”的?

  叶兴庆:这并不表示我国的城镇化水平是虚假的。我国城镇化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城镇人口超过农村,是一件大事,具有重要意义,说明我们国家的工业化、城镇化到了一个转折点,很多政策取向就会发生变化。以前在农村人口占大多数的情况下做不了的事情,在农村人口比重不断下降的时候就可以做。比如这几年实行的一整套的强农富农惠农政策,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新农村建设等,就是根据城乡人口总的变化,对我们国家工业化、城镇化战略作出的重要调整。到了50%以后,调整的力度肯定会更大。

  乔润令:中国城镇人口达到51.27%有意义,要说这个意义多么多么地大,恐怕也谈不上。大体上相当于去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这个概念,虽然数量上去了,质量差距还不小。话说回来,中国城镇化走的是一条快速发展的路子,这是伴随经济30多年高速增长而形成的,是一个互动和互为因果的关系。可以这样讲,推动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30多年,其中动力之一就是城镇化。另外,城镇化超过一半,中国的社会结构、人口结构、社会形态、社会风貌都将为之一变。这个变化不是统计数字出来了才变的,而是30多年来一直在变。

  陈光金:城镇人口比重过半,在中国社会发展过程中是一件大事,是我国社会现代化的一个转折点。尽管统计部门使用的统计口径是常住人口,但这些人毕竟是在城镇中居住,他们的存在必然会对社会发展产生重大影响。这个影响可以从几方面分析。

  一是劳动与就业。如果从非农就业角度来考虑,随着城镇化过半节点的到来,我们便不能再简单地把农村当做中国劳动力的蓄水池。相反,要像对待城镇劳动力就业一样,对待进城农民工的就业问题,特别是在就业进入和就业培训方面。

  二是收入与消费。农民工收入增加了,会对消费产生积极影响,这没疑问,但前提是统计上的城镇化变成基本权利上、制度安排上的城镇化。也就是说,只有当进城农民工在城市生活的时候,他们的消费才会真正变成城市人口的消费。即便他在城镇的消费跟城镇居民相比有差距,但仍然要比在农村多。

  三是权利与服务。农民进城以后,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在权利与公共服务方面会提出越来越平等化的要求。谈到权利,还要谈到社会保障问题,公平的社会保障获得是公民社会权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除了基本保障要覆盖到进城农村人口之外,城市反贫困也要延伸到进城农村人口中的贫困者。现在,城镇的贫困问题不仅仅是非农户籍人口贫困的问题,进城农民工的贫困问题也越来越突出。在目前我国的社会救助体系中,农村有农村的最低生活保障,城镇有城镇的最低生活保障,而进城农民工实际上是两不沾。

  四是生活方式与文化的整合。城镇化并不是单纯的人口从农村进城,也包括人际关系、社会关系、社会生活方式、文化价值观念等之间的融合和统一。从这方面来讲,这样一个时点的到来,意味着我们必须更加高度重视进城农村人口与城市人口的融合问题。比如居住问题,现在进城农民工主要居住在城市周边,多为聚居型,与居住地的“原住民”基本上属于两个世界。

  所以,城镇人口过半,是中国人口结构的巨大转变,意味着整个社会结构面临新的调整,进一步朝着现代社会结构发展和演进,由此会带来一系列变化,也给社会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战。政府在深化各方面改革和制定各项政策时,一定要考虑这个现实,要有新的思路。

  相伟: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达到51.27%,城镇人口名义上首次超过农村人口,既要关注它在我国发展中的意义,也应关注其全球意义——这可能是中国城镇化水平超过世界平均水平的历史性时点。从某种角度看,两个数据具有一定的可比性。2010年,世界平均城镇化率为50.5%,稍高于中国2010年的水平。但2011年我国保持了较高的城镇化速度,预计城镇化水平将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中国在城镇化领域的追赶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责任编辑:王志才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
相关报道
  1. 您正在阅览的是